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福建卫生健康新闻网> 新闻资讯> 媒体关注 > 正文

临终关怀,给生命最后的尊严

usa.fjsen.com 2019-01-31 09:05:12  树红霞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2018年12月16日,福州市美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开展“向死而生,守护尊严”临终关怀培训,志愿者在认真讨论。

东南网1月31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树红霞)

编者按:善终是福。然而,国人对优逝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多半很忌讳谈论死亡,临终关怀对很多人来说还比较陌生。正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所说:“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在福州,由医护人员、社工、心理关怀师、灵性关怀师、教育工作者、大学生、律师等组成的美善临终关怀团队,从社会工作视角出发,秉承“逝者善终,留者善别,能者善生”的服务理念,为临终患者提供“身心社灵”(即生理、心理、社会、灵性)四个维度的服务及五全照顾(全人、全家、全程、全团队、全社区),帮助患者善终,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同时,引导患者家属善别,坚强地继续自己的人生。

为临终患者提供“身心社灵”服务

2018年12月23日,平安夜前一天,解放军第476医院肿瘤科病区被装扮一新,多了一些家的味道。

这是美善临终关怀团队成员精心布置的。当日,他们以“让爱走动”的名义,为癌症患者和家属提前过节,并送上小提琴演奏、舞蹈、大合唱和纸巾、水果等实物,为的是让病房充满爱,让患者过节不孤单。

“美善临终关怀团队的服务模式是在医院、养老院、社区、居家为临终患者提供‘身心社灵’全人服务。”福州市美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王素梅说,他们会先评估患者的“身心社灵”状况,了解他们的需求后,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

帮病重的刘奶奶打开心结就是最好的说明。

当美善临终关怀团队走进身患顽疾的刘奶奶家,发现她眉头紧锁,满脸愁容,时不时会哎哟几声……因为儿子在外地工作,一直都是年迈的爷爷在床前悉心照料。由于力不从心,他不得已请了保姆来帮忙。

在团队医护人员给刘奶奶实施疼痛指导和身体护理的同时,团队社工适时介入交流。“我们发现,刘奶奶对老伴多有抱怨,嫌他挣钱少,没办法给其富足的生活,照顾得也不周到,还当面指责。意外的是,爷爷一直静静地看着刘奶奶,面带微笑,似乎没一点怨气。”王素梅说。

谈话间隙,爷爷从收藏室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尘不染的二胡递给刘奶奶。刘奶奶很快安静下来,娴熟地拉着最喜爱的《洪湖水》,团队义工跟着曲调轻轻唱。爷爷坐在一旁,痴痴地看着刘奶奶,满眼是笑。

“见此情形,我们决定先疏通刘奶奶心理,帮她排解内心对老伴的怨气。团队社工告诉刘奶奶,爷爷很爱她很宠她,寸步不离地守护,这是最幸福的事。同时,积极引导刘奶奶理解老伴在陪伴中的价值,让她逐渐放下成见。”王素梅说,经过多次谈心和引导,刘奶奶不再当面动不动就指责爷爷,谈话中也少了抱怨。

后期,团队社工和刘奶奶一起,回顾她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分析她在家庭中起到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含辛茹苦把孩子培养长大不易。渐渐地,刘奶奶走出心理障碍,不再压抑和抱怨,人也精神了许多。爷爷依旧每天陪伴着她,拉着她的手,听她拉家常,听她拉二胡……

用爱心温暖生命的“最后一程”

“我们愿意温暖生命的最后一程,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做这件事吗?”这是2018年9月11日福州市美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发布临终关怀志愿者团队招募中的一句话。

当这看似再普通不过的消息在朋友圈传播开来,其结果大大出乎王素梅的意料。“我原本以为少人问津,没想到有近100位报名者。经筛选、面谈等环节,我们组建了59人的美善临终关怀团队,年龄跨度从60后到90后。”她说。

在福建江夏学院社会工作专业学生徐丹丹看来,临终关怀是患者在面临生命即将终止时依然保持平静的最佳方法。“即将离去的患者,他们的感受,他们的想法,他们还有哪些心愿未了,这些都需要被关注。科技发展到今天,很多病痛,医生依旧无能为力。但我们可以帮助临终患者实现一些小小的愿望,让他们在生前最后一刻感受到温暖,这也是我选择做一名临终关怀志愿者的初衷。”

福州大学社会工作专业学生李元芳在福州市美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参与联络工作,她用热忱感染每一位志愿者。

她告诉记者,有很大一部分癌症患者是在肉体和精神的痛苦中带着遗憾走向人生的终点,愿凭借自己的一分力量,做力所能及之事,让临终患者安心舒适地走完最后时光,让患者家属能够抚平心中伤痕。很多时候默默的陪伴,静静的倾听,紧紧的拥抱,更能够让临终患者感觉到生活的美好!

心理咨询师李莉之所以加入临终关怀志愿者团队,是因为她参加了初中同学的葬礼。那位英年早逝的同学,是她的闺蜜,死于胃癌。

“隔着水晶棺,我望着她,简直不敢相信,面部如此瘦削,表情中还留有太多的痛苦、无奈和不舍。曾经活泼可爱的她说走就走了,作为好友,我久久无法释怀,同学的父母该有多伤心可想而知,可又有谁能安抚得了天人两隔的哀伤?听说,在她病痛的日子里,过得不开心,少有人陪伴。”李莉说,她想尽己所能帮助将要离开人世者,可以带着微笑去往另一个国度。

在福建中医药大学学习护理的吴晓红说:“我在学校学到很多医学东西,却极少涉及死亡话题。即将步入临床实习,我想知道当医学无力挽回患者生命时,如何让他们安心离开。”

对此,在福建中医药大学学中医的黄珏深有同感。她认为,与其他志愿活动不同,临终关怀是站在接触死亡的第一线。让去者善终,让生者善别,是我们志愿者能够做到的事。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更多>>资讯要闻
更多>>本委动态
更多>>通知公告
更多>>地市动态